吃吃喝喝达人

温瑞安:

将恋未恋的末恋人——献给爱妻静飞/
“将军剑”第七部 “爱将”后记
文: 温瑞安


武侠小说作者撰序写跋,顶多是交待自己创作的心路历程,有的还兼差卖几斤老王的哈密瓜,纵有提到人物、人事,也多以名利圈闻人、江湖道义兄弟为主题,很少会写给自己红粉知己(尤其是发妻更罕),有者也总以低调蛰伏,遮掩暗喻,弦外传情,隐蔽晦涩,点到为止。
如果真的由我开始,那就有我开始罢。
我愿意。
而且非常乐意。
从来不认为:嫁给艺术家、创作人、作家,尤其是武侠小说作者,是一件值得恭喜、庆幸的事。在我过去大量的作品里,包括小说内容和专栏文章,我都没有认同过这个看法,我也认识过大量、各地的写作人、创作人,他们从事各种各类、不同形式、乃至匪夷所思、叹为观止的创作,他们也许是好朋友、好兄弟,好可爱也好好玩的人物,很值得崇拜、尊重、爱慕,但能称之为“好丈夫”的,实在寥寥可数。他们尽管浪漫过人,也会适时孟浪,但通常都以自我为中心,得意时自大,失意时自怜,大多数时候,是把心里自卑转化为待人处世的狂妄,幸好,更多的是将这些特色转注入他们作品的风格里,显得他们的作品有强烈的大情大性,或是含蓄的半醉半醒。不过,成功的也一样不多。他们通常都脾气大,习性多,爱惹麻烦,不是喜欢酗酒就是爱赌两手,不是好色不好德便是爱找碴,不然就是号称不受牵羁就是喜欢寻花问柳,而且他们定会找到借口,不然也总有理由。所以,我作为这类物体或“这一小撮”人中的一“撮”,我窃以为,且公开认为:作为好女子,对这种“异形”,实在,不是,很嫁得过。
可是,不幸,你嫁了给我。
所幸,我娶得你。
我赚了。
人在回忆快往昔情事,相依相守,总会说:我们一起渡过那些风风雨雨的日子…………,好象非常沧桑,很是凄凉,可是,我怎么却只记得:我们渡过的是那些云飞风起,那些雨打芭蕉,那些非常飞扬、非常跋扈、当然也非常浪漫,兼且非常散漫;十分孟浪,同时也十分荒唐的並轡游侠岁月?尽管也恒常有小小的伤怀、偶尔的悲凉,甚至曾对生活有过抱怨,对生命起过绝望,但更多的日子,我们一起为抱負奋斗的快乐,一个个难关克服的喜悦。很少人有个妻子(当然,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有太太,我的意思在下文),同是你的贤内助,但也是你的战将,你的闯将,你的笑将,得空可以跟你搓麻将,有的会把你吹将(粤语:弄得又好气又好笑的意思),而且,正如这部书的题名一样:也是“爱将”。跟你在一起,这些打熬的岁月,就成为你的烘炉我的铁,研磨出一把既能入世抱不平的刀,也可出世斩名权的剑。
所以,我说我赚了。
“将军剑”系列,就是这样一把剑。此书面世以来,跟“少年四大名捕”一样,波劫叠至,困扰无穷,好事多磨,统计一下:为了版权问题几乎涉及官非的,就有七宗之多。为了推出这部书,而最终反目成仇,友却成敌,(当然也有化敌为友的,甚至因而相交莫逆,成为事业上合作伙伴、知友的),至少已有九起之数。而且发生这种遗憾,均不是我这个原作者主动招惹,更非我之本意,而是接踵而来,强攻而至,自行在心态上或政策上产生的变异转折,变生肘腋。说起来,我是相当被动,也十分无奈。读者都以为我写不下去,温迷催促不已,谁知最后有如许知多情节与关节?说是人算不如天算,其实天道不过人心,到底,“将军”始终还是会“亮剑”的,“万人敌”迟早还是得亮出真相的。我也不急,只与你共看庭前花开花落,春去秋来,天边风起,一扫把,把常与变扫向天涯。
同理,“将军剑”在前情未了,欲断还续之际,也发生了好些在侠坛或温派正面的重大效应:例如,这是最早译为韩文,进韩国(87年)书市的中文武侠小说之一,对韩国武侠潮流起过一定影响,并在当地最畅销的报纸上长期连载,约稿的还是韩国驻港领事。在中国内地,就是这部书,发展出至少两个以上的温派主坛网络,并为此而引发决裂、争执、凝聚团结、而又变裂、壮大。甚至把你逼上了网山,把我扯上了网里,成了网中人,这都非我这个作者意料所及的。余此类推的重大事件,还真不少,“将军剑”就像一颗飞石,在武侠龙潭上,“一石惊起千层浪”。涟漪何所始、何所止,我是不能纵控的,我只能当我笔下人物:“王小石”手中的一块石头.
不过,这部书却成为你和我之间的一个重大的纪念。你我相识后第二年,此书曾“重出江湖”,这是你和我和“自成一派”和“温派”,共同努力的结果。甚至,你和我在相识后不到十天,就跟一家兵强马壮、财雄势大的出版集团会于珠海,谈判合作的条件,四路人馬,七路风烟,电視台还当场摄彔,那是我们第一次联袂之役,更加永志不忘。年华流金,岁月惊心,在江湖上,谁会是那风,谁会是那云,谁会是那个江湖以外,仍在想念想念、心头心头的人?对我而言,毫无犹豫的回答,就是:
你!
现在此书续作仍续,余情有余,算来正好是我们相识八年后,再出江湖。有说“七年之痒”,你我是早已“痒”过了一年。我们在公元二千年8月18日在港注册成婚,屈指一算已六年,正好还缺一年“未痒”。流行的说法是:爱情,最终还是会变成亲情的。对我而言,曾有这么一个梦里的情景:情怀只有一次……花只开一次最盛,你走到深夜的长街:夜,未央,雾浓,独自行,尽处是有人弹箏抚琴(无情?),还是楼头有人吹萧,使你惊觉人生如梦,所有的期待只不过是一盏灯,明知激情像一把容易受伤的刀,情义是易惊易喜的镜,偏偏许多人都放弃,你怎能选择没有活过呢?
所幸,你我,都选择了该选的择,终有一日,繁花落尽,纷华洗尽,縱然将军收起了剑,英雄系住了马,如果有侠客的青史,当记住了:你仍是我将恋犹未恋的末恋人。
我非常乐意。
你呢?


稿于二00六年农历九月十五日
私下为爱妻静飞生辰而写,如果邀天之幸, 再个把月,我们又拥有第二个孩子了。

温瑞安:

温瑞安:写武侠小说是条“才路”

日前电视剧《白衣方振眉》的启动仪式上,温瑞安的亮相令很多武侠迷兴奋。66岁的温瑞安思维敏捷、语速极快,更充满豪气。他不仅在台上拱手大声向大家问好,还擂鼓颂诗,现场演绎自己小说中的侠义精神。在接受新报记者的专访时,温瑞安透露,未来三年将全面启动作品IP,自己还将执导其中两部。而他也将出版新书填上当年挖的“坑”,了却读者多年的遗憾。

记者:《白衣方振眉》中方振眉从不杀人,你当初怎么会有这样的设定?

温瑞安:方振眉不杀人是我的私心,因为写小说是在1971年到1978年左右,那时我还是21岁到30岁的小朋友,看到很多武侠小说家笔下都是杀伐、暴力、流血,我就不太想写这样的东西。当时古龙有一部作品是《楚留香传奇》,那是经典,楚留香非常风流,而我想写一个不那么风流、有大爱、真爱的人。方振眉对很多女生都有爱慕,但他很儒雅,不见得要去占有她们。他始终笑傲江湖,但完全不沾一滴血。我希望能把这个儒家精神升华,同时他身上也有道家的精神,方振眉就是与其他武侠人物不一样的形象。
记者:这次黄圣依在剧中扮演女侠,你对她的表演有期待吗?

温瑞安:我看过黄圣依演的白娘子,我见犹怜,忍不住要唱“法海你不懂爱……”黄圣依有一种古典美,但落花有温柔的影子,流水也有流逝的方式,她的五官尤其眼睛是现代的,也就是说她有一种古典与现代交融的美态。我们知道在很多电影里,特别是武侠电影里有这样柔弱的美女,打出功夫来会特别惹人怜爱,所以我认为黄圣依可以塑造出这种落花剑影之美,适合演武侠作品。
记者:经典武侠小说改编成影视剧,往往让原著书迷心疼,作者也会觉得“毁原著”。

温瑞安:我就心疼了20多年啊!《四大名捕》1983年拍了第一版电视剧,观众一方面为我抱不平,一方面去骂电视台。现在我积累了很多想法,而且当年的一些书迷现在也做制片人、做编剧了,有能力来拍我的作品,他们希望把这个东西拍好。

记者:那你会做什么工作呢?

温瑞安:我在未来的三年之内会有27部电影、电视剧要启动,将我的IP放在各个领域,包括网游、动画片等。当然影视剧的剧本我都会看、给建议,而且我应该会做导演,执导其中两部作品,所以现在工作非常忙。《白衣方振眉》我是不担心的,因为我想他们能做好。未来三年之内,我会让大家看到很多我参与改编的作品面世。

记者:将自己的小说全产业化运作,你觉得90后会感兴趣吗?

温瑞安:我不担心人群,因为我本身有群众基础,2011年我在网易发微博,每次发126字的小文,一年半内获得了1900多万的粉丝,78%的粉丝是90后和95后。我已经十多年没出书了,但这些粉丝都在支持我,现在也有很多人在读武侠。
记者:很多书迷都在说,你之前的作品挖了很多“坑”,这些“坑”会去填上吗?

温瑞安:其实我不是不填坑,我是给它们腰斩了,有的是报章不登我的小说了,后来是坑填了,但是没有发表出去。有读者40年了还在骂我,但我是引以为荣啊!有谁都40年了还在想角色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谈恋爱有没有死?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种荣耀。其实这些作品我已经存起来了,现在算是厚积薄发,我现在可以自己出书,希望大家能有这个机会一起看我的新书发布。

记者:除了改编影视剧,你觉得武侠小说现在还有市场吗?

温瑞安:我曾经在武汉大学演讲,当时我说,写武侠小说是一条“财路”,也是一条“才路”。中国需要把武侠精神发扬光大,因为它可以代表我们传统文化精神,还可以连接现代。我们的一些东西好莱坞都在做,蜘蛛侠的丝就是以前的侠客用的,你看绿巨人他突然间很弱小,突然间很强大到可以做任何事,也就像金庸小说里面说的“内心有只野兽”。这都是我们中国武侠过去的东西,给别人用了而且不断地翻新,那我们为什么不做呢?中国武侠可以剑也可以诗,可以花也可以影像,其实这个瑰宝永远发掘不尽。

记者手记

坐在记者对面的温瑞安,没有一丝大师的做派,活泼得像个老顽童,他先是问记者“要不要我这样的咖啡?牛奶呢?”采访结束后,又十分令人意外地问道:“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合个影吗?”这样的邀请难免让记者诚惶诚恐:“当然当然,我的荣幸啊!”66岁的温瑞安谈起IP、微博、粉丝也轻松熟稔,聊到自己的导演计划时也是十足的年轻派。温瑞安不讳言自己一直有一颗年轻甚至狂热的心,“我66岁了,其实也想说自己才36岁,哈哈哈!因为我的作品就是超新派武侠小说,其实新派武侠已经很老了,说我是新派小说其实都是骂人了。”在发布会上,他几乎是跳上舞台的,擂鼓、吟诗,一面侠义,一面诗意,让人觉得眼前这位文坛大侠,真真是出人意料!(记者 王轶斐)

温瑞安:

诗剑江湖武侠传奇温瑞安
2017-10-04 温派小编 温瑞安巨侠


温瑞安是个被誉为诗与剑结合于武侠文学的传奇人物。
他诞生在马来西亚霹雳州一个小镇,当时只几十户人家,但他七岁已用班上同学形象写连载小说,八岁诗作已能发表在香港刊物,十岁在小学四年班已显领导组织才能,创办绿洲文社和神州结义,还被推举代学校老师讲课(其实是他创作的武侠故事),师生共坐一堂,听的如痴如醉。



到了初中一,他创办绿洲、绿林、绿湖、绿原写期刊和华中月刊,还办现代诗刊,兼修文武、歌舞,之后迅速发展,在大马成立十大分社,再创建为十指联心会,终于统合成立天狼星诗社,迄今仍是新马文坛史上最一时之盛的文学社团。



1973年温瑞安在大马以高积分受保送就读台湾第一学府台湾大学,以一介侨生之力,仅用五年功夫,以他个人魅力和号召力下,在完全没有接受任何背景财团与政府机构支持下,于1977年已作出人从武侠与文学而趋跨媒体的取向,成立神州诗社。



不但开了几家武馆、武术训练中心,也同时创办主编文学杂志、文集、诗刊、旅游杂志及政论丛刊,以及进军影视圈,作品为当时名导白景瑞、王星磊、张佩成等争取原著版权,神州在迅速扩展:大专院校加盟精英成员达四百多人,又迅疾茁壮为台湾最鼎盛的而有向心力的民众间文艺社团。



后温氏因台湾当局因其“树大招风”,身陷囹圄,被逼只身流亡多国,历万苦千辛,最后在香江定居,开创“自成一派文艺创作推广合作社”,开创有别于新派武侠小说的“超新派武侠文学”。



最后凝聚成为风格强烈、以诗铸剑、同时也为人争议和津津乐道的武侠新路向:“温派”,争相抄袭模仿者众,当时香港电影武侠当道,但也有影评人嘲讽:「挂金古之名,实抄袭温书」,遂成诀。



1987年他的作品“四大名捕会京师”正式登陆内地,一时风靡,成为大家心目中的“武侠四大名家”中的最年轻的一位:“奇侠”。

据当时新民晚报所载,十天售罄89万套“神州奇侠”,须马上加印。他在二千年前,出书已达九百六十八本,尽破当时作家纪录,当时他才45岁。



世人多悉以武侠小说为主,其实他的作品几乎包罗万有,无所不包,从诗到散文、专栏、戏剧、评论、影话无所不有,而各种类型小说:言情、历史到推理、社会小说均著作等身,还在港台有四部以上以他个人名义并以他连载小说为主打的杂志刊物及作品每周推出,曾同时兼写报刊每日十八个专栏及连载。



题材内容,从观影到政论,从不重复,而且还是最早期(1987年前)开创穿越、鬼怪、风水、相学、科幻和现代武侠结合的作家,这点可以说是破了作家纪录,内地至公元2000年,已有实体的数据统计,翻版盗印及冒他名义出版的作品就逾一千三百多种,每部新作,光是中文版同时出书就不少于7种。



温瑞安个人反应迅疾,文功武略,性情中人,好玩喜反,童心未泯,但作品文化底蕴深厚,因多与年轻一代交往,以及喜与布衣百姓深交,故作品均接底气,而且对影视剧作,功夫下得更为深湛。他的作品拍摄成影视剧已上映的巳有27部,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部他认为是能代表温派风格或他认同的作品。他的小说和改编成漫画作品,翻译成韩、越、英、葡等七国文字出版。



温巨侠如今虽已65岁,但仍致力推动武侠,巡回演讲,提携后进,不遗余力。他在36年前因主张中国迈向统一,触怒台湾当局,诬下死囚,办案人员故意恫吓他:“你选择电椅还是枪毙?”



他想了一会,回答:“能不能给我选择纸或者笔?”结果他给关在军法处大牢里,无纸无笔,他用少量厕纸残絮,以及炭铅笔芯,写成了“神州奇侠”续篇,以及两本散文集一本诗集。之后流亡江湖,大隐香江,终于写成绝世巨作,脍炙人口,人所皆知,突破了前人大侠与盗匪范畴的武侠人物形象:“四大名捕”!



《白衣方振眉》是温瑞安于四十多年前的成名作,温大侠将敢为天下先,不夺一敌命的侠客形象,傲然于纷乱江湖,以济世之怀行侠义之事。



温瑞安:

《逆水寒》中最动人最有杀伤力的情话
2017-09-26 许伟哲
温瑞安武侠小说《逆水寒》中有三对情侣,分别是九现神龙戚少商和毁诺诚城主“息大娘”息红泪,以及同样来自江南霹雳堂分堂堂主雷家的雷卷和毁诺城的唐晚词、沈边儿和秦晚晚情。

主角就是我们的雷卷雷大侠。



当时的雷卷简直一个惨字都不足以形容:他带着雷家“五虎将”到连云寨,本来是要帮助戚少商,结果战斗还没正式开始,雷远、雷鹏、雷炮三位年轻高手就被突如其来的暗算给杀了。

之后,连云寨被毁,雷卷负伤和唐晚词亡命天涯。就遭遇来说,他可能也就比戚少商好那么一点点。两人可谓真正的难兄难弟。



这样的一个人物,应该是跟情话八竿子打不着的。然而,他却说出来一次堪称《逆水寒》中最动人、最有杀伤力的一次情话。

那次情话是他在和无情分别之后发生的。

在遇到无情的时候,雷卷和唐晚词躲在五重溪稻田的地窖里疗伤。



在这之前,情况是沈边儿、秦晚晴为了救雷卷、唐晚词舍身诱敌,活活烧死在大火中。

自己带出来的四大高手全部阵亡。这绝对比杀了雷卷还要让他痛苦。

在那之后,雷卷之所以甘心缩在地窖里,只为了一件事:报仇。为了报仇他必须忍傉负重,养伤。



还有一点,关于雷卷:他早年身遭劫患,肺病缠躯,性近孤僻,亦甚少言笑。出场方式经常是:披着一件厚厚的毛裘,身子单薄清瘦,看起来孤独凄凉。

可以推断:这是一个常年患病、忧郁寡言,看起来孤独寂寞的人。

综合所有内外因素,在当时的情况下,除了必要的吃喝,估计他是一句废话都没有心情说的,更别说要他去讲情话了。



但是,雷卷先生毕竟不是一般人,看他是怎么样发挥说情话天赋的。

当时情形是:在和无情不打不相识,并且分别后,雷卷对无情作出一句评价:“其实这个人最大的弱点,便是太重情重义,只不过外表发出一副冷漠态度罢了。有些人,一旦没有了朋友,整个人就像站在虚空处。”



接着,唐晚词发问:“你是无晴还是多情?

雷卷回答:“我已经没有情了。”(设下埋伏)

不出所料,唐晚词很是失望。

真是一个不会恋爱的人啊有木有!

不过,紧接着,雷卷先生一句话就改变了整个形势,他笑道,“我的情都给了你,自己不是什么情都没有了吗?”(突然引爆)



此处如有形状和声音,应该是天空中美丽烟花一朵接一朵绽开时的样子。

而这句突如其来的情话,其杀伤力之大,绝对是超乎想象的。

看接下去的对话和唐晚词的反应就知道了:

1、 唐晚词美丽而妖娆地笑了起来,用手去擂他的胸膛,

“你也会贫嘴!”

“因为要你想不到我会这样说。”

“不要脸,谁要你的情了!。”

“那我可是无脸又无情了。”



2、 唐晚词又笑着擂他。

这是情侣之间该有的样子啊,而不像之前,唐晚词跟雷卷一段时间,甚少见他舒眉欢笑过。

总结:唐晚词在这时的一颦一笑,都美艳得比残霞还夺目。

简单几句情话仿佛就把遇到的一切苦难暂时抛到九霄云外了。

恭喜雷卷,你绝对是《逆水寒》中情话撩妹的第一高手,即使是风流倜傥、到处留情的戚少商估计也没你这么有天赋。



不得不说,这一次情话绝对是极大地拉近他和唐晚词真正的距离。

不过,情话过后,雷卷还是得面对现实。

雷卷看了笑得比花好看的唐晚词却一阵心痛,他的内心依然沉重。

他要重建霹雳堂、光大雷门、救戚少商、报仇,前路看不到尽头……

温瑞安:

温派江湖让人如饮烈酒的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文:路冰封

       最近一直在看老师的书,刚刚看完名捕系列之《逆水寒》、《四大名捕大对决》、《四大名捕会京师》。看的很刺激、很过瘾; 很幸福又很意外,很高兴也很痛苦,凡此种种五味掺杂,酸甜苦辣咸、喜怒哀乐悲各种滋味一一尝遍。
       有的剧情看的人热血沸腾,拍案叫绝;有的剧情看的提心吊胆,让人愤愤不平,但却又是那么的真实无法逃避;有的剧情看的人沉默不语,不断的去反思,反复的咀嚼回味这些精华去体悟人生的真理。这也许就是一部好的作品带给人心理上的冲击和感受吧!看的人虽然置身事外却又能感同身受,各种情景仿佛历历在目。剧中人物个性鲜明有血有肉,给人的印象非常的深刻,不管角色是好是坏他都鲜明的存在着。甚至你都能感觉到他们对事物的态度和想法,以及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这些精彩的剧情,活灵活现的人物,优美的场景,诗意话的文字,无不显示着老师超强的写作能力和特色鲜明的超新武侠风格。
     《逆水寒》绝对是一部恢弘博大的武侠巨著,场面、人物庞大繁多,故事情节紧凑不带重复,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不同的情形出现不同的人,带着不同的目的和立场影响和推动着剧情的发展。随着剧情的发展,越来越多人卷入和离开,但他们都会给看的人带来一定的影响,让人印象深刻。从古道急弛一入场,紧张的氛围开始漫延,一场有计划有预谋针对戚少商的阴谋就开始实施。
       戚少商一上场就经历了叛变、伤残与好兄弟被害,这种突如其来变故足以让人心灰意冷、万念俱灰,拖着伤残身躯和带着报仇的唯一信念九死一生的开始了逃亡生涯。在《逆水寒》书中可能并没有感受到戚少商的武功有多么厉害高深,理想和报复多么的远大,因为这一路他经历了太多的山穷水尽和险象环生,身体一直都在不停的受伤,对手太聪明太狡猾根本就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他能够活着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但是可以感受得到他心态的变化,看到那么多的人为了他为了侠义挻身而出甚至牺牲了生命,这其中有爱他的尊重他的也有他爱的和他尊重的人,他不想连累别人但也无能为力,为了复仇他也必须承受这些痛苦和接受这些朋友兄弟离去的带来的打击。但在灭绝王楚相玉一案中可以感受到戚少商的优秀和出众,他是那么的聪明领悟能力及高,又是那么的壮志豪情,重情重义对天下的英雄惺惺相惜,所以他在江湖上能得到太多人的尊重和认可。
       经历了一路的逃亡之后在结局他竟能以让仇家也感同身受的经历一遍他所经历的打击和痛苦,然后放了他,这种胸襟和处理方式非常令人尊重的,这是一种释怀。其实他是真的已经疲乏和厌倦了江湖的是是非非。
       但他并不缺少知己,铁手为了他差点死在同僚的手上,而雷卷、息红泪更是为了他牺牲了太多太多。雷卷是非常理解和懂戚少商的一个人,因为戚当初在雷家庄学成之后离开了雷门,雷卷并没有怪过戚少商,相反对他出去后的所作所为十分的认可,这是他和无情关于人才的对话中说出来的。
       其实雷卷的遭遇比戚少商也好不了多少,他一出场没几个照面他的三个好兄弟便命丧黄泉,这场意外的变化对他的打击也是一样非常的大,而他本人也身负重伤险些命丧当场,随戚少商一起开始逃亡的生涯。他虽外表看起来很强大好像随时都在准备保护别人,其实为病痛缠身多年,依然坚强自强,所以唐晚词第一次见到他就开始默默的关注他,他和唐晚词关于人要自强的对话给人太多的感悟,给人最大的帮助就是要让他自己强大起来,而不是让他依赖别人的照顾一直软弱,而雷卷就是这样的人宁可死也不要别人的可惜施舍。
      息大娘不仅爱戚少商也很懂他,但她的爱也充满了矛盾,戚落难时她为了他付出了一切帮他,在毁诺城时差点连顾惜朝都给骗过。毁诺城被毁,为了帮他她利用了三个爱她的男人高鸡血、尤知味、赫连春水,可以想象得到这是一个魅力与智慧并存的女性,一个让男人尊重敬佩的女性,如果单单只是貌美我想还不足以让高鸡血和王公贵胄的赫连公子连命都不要也要帮她,不过最后还是让赫连公子给打动了。还有就是刘独峰从开始的抓捕他到最后为了侠义而帮助他,和九幽神君一起战死。
       有太多的人为了侠义和帮助戚少商而被牵连了进来,无情、韦鸭毛、沈边儿、秦晚晴、唐晚词、殷乘风、吴双烛等等。全书打动人的地方太多,个人更加的喜欢和怜惜秦晚晴、唐晚词。还有就是让人热血沸腾的四大名捕出场,看的人很激动,拍手叫好,我在想可以象赌神出场一样为他们配制一个专属音乐。
     《四大名捕大对决》(谈亭会、碎梦刀、大阵杖、开谢花)和《四大名捕会京师》(凶手、毒手、血手、玉手、会京师)看起来非常的过瘾,结核多种的原素为一体,故事情节精致而且强憾,节奏安排的合情合理,看的痛快而且凌厉,老师绝对一个讲故事的高手。看完这些这对四大名捕的了解也更加的深入。然来名捕也一样也会为之动容,无情与姬摇花,冷血与习玫红,铁手与小珍。虽然他们的名字听起来好像很冷漠,但内心又是何等的有情有义、重情重义。他们运用智慧、坚强的意志和自身的本领战胜一个又一个强大而又狡诈的对手,除暴安良、绳之以法。其实他们的内心也充满了孤独和落莫,也需要人来关心,也需要朋友和知己,这可以从他们对意气相投的对手态度看的出来。
       看老师的书就像喝一壶烈酒,让人热血沸腾、心潮澎湃,这酒不但不伤身,反而让人越喝越理性。就像品一杯咖啡,它的香浓醇厚连绵不绝,唇齿留香,让人回味无穷,你会爱上他。能把武侠诗意化,像诗一样的唯美,看诗一样的看武侠;能够不用酒来煽情助兴,依然能够让人看的豪情奔放、侠肝义胆,我想天下唯温公一人耳!
        温书还在继续观看中,名捕系列庞大深厚我才触其一角,对书的理解只是我的一点浅见。老师的才华我当然不能望其项背,但能够围绕在巨侠周边,感受巨侠的光芒照耀,享受这份温情与温暖又是何等的幸福!

温瑞安:

《四大名捕》系列将拍网大,武侠宗师温瑞安续写神级IP影响力

9月12日,主题为“IP+1”的奇树有鱼年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

发布会上奇树有鱼重磅宣布,著名武侠小说作家温瑞安先生作品,神级IP《四大名捕》系列将拍网络大电影。



武侠大宗师温瑞安被誉为“合并诗与剑的光芒的才子”,作为武侠大宗师,在武侠式微的时候温派武侠独撑大局,拥有海内外数千万书迷。《四大名捕》系列小说本身也被誉为“最适合以影像形式进行艺术再现的武侠小说”,至今被改编成多部电视剧、电影作品。扎实的IP基础,使得《四大名捕》系列每被拍摄必成精品,影响力深远,经久不衰。

两年多来,网络电影市场越来越大并保持高速增长,精品影片开始频频出现千万票房。IP产品孵化影游剧之外,网络电影成为必备一环,而大IP改编更具竞争优势。

作为温瑞安先生武侠小说中经典作品之一,《四大名捕》系列小说的内容与网络电影市场契合度极高。古装、动作、悬疑、惊悚等题材,《四大名捕》原著皆有涉及,既是小说本身的基础属性,又是网络电影市场的热门题材。

此外,《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人物性格鲜明,设定清奇新颖,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内容创意曾被誉为“预支五百年的新意”,深受观众喜欢,有着广泛的读者基础。



温瑞安先生作为超新派武侠的领军人物,其《四大名捕》系列小说开发网络大电影,无疑提振了整个网大行业的格局和格调。将人们从网络大电影“蹭IP、博眼球、制作粗糙”的刻板印象中抽离,对网络大电影行业的提升有着深远影响。

发布会当天以沙画形式呈现四大名捕人物剪影介绍,并揭幕四大名捕第一系列概念海报。

据悉,制作方奇树有鱼已获得温瑞安先生《四大名捕》系列小说对网络大电影的开发授权,针对网络电影市场开发,未来三年将成为网大行业的“温瑞安年”。
《四大名捕》系列小说将会在五年内拍摄18部网络大电影。《四大名捕大对决系列》《四大名捕斗僵尸系列》《四大名捕战天魔系列》《四大名捕之唐门番外系列》《四大名捕之逆水寒番外系列》五大系列将陆续面世,从而打造网络电影第一武侠品牌,树立网络电影行业标杆。

此次奇树有鱼将重新解读《四大名捕》,在坚持传统温派武侠风格的同时,融合魔幻、喜剧、黑帮、玄幻等主流类型,基于小说保留原著精髓,融合网大元素灌注新颖创意,以新鲜方式解读经典,重新点燃武侠情怀。

魔幻方面将重新解读《玉手》《四大名捕斗僵尸》系列,增强“魔姑药人案”“斗僵尸奇案”等经典故事的魔幻气质;喜剧方面,在保留原著人物性格的基础上,根据场景适当增加喜剧基因,放大喜剧表现力;黑帮方面,还原温派武侠宏大的世家门派体系,增强门派争斗的仪式感和形式感,塑造武侠世界的“帮派之争”;玄幻方面,设计极具玄幻色彩的招式及打斗风格,坚持强视觉冲击力。



除此之外,网络电影版《四大名捕》在人设上将会抓住每个人物的特点和技能,在设定和造型上突破壁垒,使经典名著人物更加质感化,塑造具有中国特色的偶像英雄式人物。

2018年至2021年,由奇树有鱼制作的系列网络电影将会陆续上线。

网络电影经历“蛮荒式”发展过后,行业由数量型增长向质量型增长转变是大势所趋,而IP对于网络电影的意义不言而喻。本次发布会,奇树有鱼明确宣布将网络大电影正式加入IP产业链开发的一环。《四大名捕》系列作为已经被市场验证过的经典明星大IP的网大化,对于推进行业精品化进程具有深远影响。未来经由高质量团队把关,在取得良好口碑和点播量的同时,势必还将具备多次观看和重复传播的价值。

武侠泰山北斗温瑞安先生的《四大名捕》系列与奇树有鱼强强联合,对揭开武侠小说影视化新次元的序幕和网络大电影向“高规格”、“高格调”、“高品质”的精品网络电影层次迈进具有双重意义。随后还将会有院线电影、电视剧、同名动漫和游戏等产业开发,而网络大电影将正式成为IP产业链的重要一环。《四大名捕》系列网络大电影的研发,也将为中华武侠的崛起和振兴增加浓墨重彩的一笔。


(本文转载于今日头条号DoNews,时间为2017年9月15日)

温瑞安:

一代奇才与文创的碰撞 青年艺术和武侠的交流——温瑞安作品展

北京时间记者-林蕾
2017-09-14 11:08:13
+关注
北京国际文创产品交易会的“大师致敬”模块,将展出温瑞安作品集,并且邀请到温瑞安莅临现场。并展出一系列珍贵的绝版书籍。
北京国际文创产品交易会是北京青年艺术节活动的项目之一,于 2017 年9 月 14 日到 17 日展开。本次文交会将集中展示北京青年的艺术文化建设,为有梦想、有才华、有情怀的文创人献上一份大大的厚礼,为世界展示“文化惠民”的成果。
据悉,文交会的“大师致敬”模块,将展出温瑞安作品集,并且邀请到温瑞安莅临现场。并展出一系列珍贵的绝版书籍。

温瑞安是著名港台武侠小说家,位列新武侠四大宗师之一。自幼时尚未入学,便念遍家中藏书,并且用少量文字做出连环图故事《三只驴子》,后来通过求学过程中的学习和个人的生活积累,出版多部作品,如长篇小说【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神州奇侠】系列,【布衣神相】系列。【逆水寒】、中短篇小说【杀了你好吗】、【绝对不要惹我】、【杀人者唐斩】等,言情小说,【我和她和狗】、【暴力女孩】、【雪在烧】等,诗集【山河录】、【楚汉】、【将军令】等著作……每一本书, 都在社会上受到广泛的好评 。在青年人中掀起一阵武侠热,尤其是男性青年,对温瑞安的热衷程度超出人们的想象。最新数据显示,温派武侠女粉丝的数量每月都在飞快激增中。另外《四大名捕》,被多家电视公司多次改编,搬上了电视屏幕,未来并作影游联动全域打造,受到当代青少年的热捧,并且再次掀起一阵重读温瑞安武侠小说的热潮。

温瑞安:

温巨侠给弟子的一花五叶几重意:谁是一时多少豪杰——温瑞安

温派小编:

2017-9-9温巨侠于微信温迷里,转发了对弟子不负如来及神机营弟子的几段讲话,其中对弟子的勉励与指导,有非常正能量的指引导向。为此,温巨侠吩咐弟子道禅生整理这几段发话,发布于各官网,让同道及侠迷共享。

如来及温派神机子弟:

      我们的雄心是创造环境,而不是受制于环境。受制环境于一时的,叫忍辱负重。受制于人而撒手放弃的,叫温室里的小花。虽然依然姓“温”,但不隶属于温派子弟。在快速变化的时代里,不动就是最危险的动作。但在错误的目标上盲目跃进,那就一动不如一静。往正确的目标和方向迈进,走得再慢也必有进境。高兴的话还可以沿途欣赏风景,这风景在人生旅途中全是你的血汗泪水打拼出来的锦绣前程。你在公司里最珍贵的资产,是在顾客和对手之间的声誉。做你们热爱的事情,并且全心投入让自己表现出色,让你做出的努力至少感动了自己,就像你决定不顾一切也要嫁给你真心所爱的人一样。也正如写好武侠拍好武侠的人一样,不是写(拍)出动感来,也要写(拍)出感动来。


      祝贺如来,战无不胜!——万一战败,过来找俺,老朽兵略精要,从来不是胜完再胜,而是每次都能败部复活,或称“咸鱼翻生”,我们要成为我们致力推动行业中,至少是前十,最好是前三,当第四也不要的冲刺心态,没有这种心态的事都不值得我们去努力去拼命,没有这种心态的成员都不值得我们去雇用,如果你的组织内部应变的速度,赶不上外部的机遇与变化,那么失败就像明天即将到来,除非今天已历经了地震海啸等意外。所以当我们内部改革已足够强大时,咸鱼我拌饭吃了,赠人予鱼,不如授人于渔,所以我的如来我的温派我的神机子弟,你们都即将吃美味的月饼而不是神经饼,我们难免要过猛发力、过虑艰辛,那是因为,我们走在别人不愿多走的路上,可是这条路上绝不致塞车堵在路上,而且我们将连跌带滚披荆斩棘开出一条路来。这就是说,这样也好,一、路是我们开创的,至少前无古人;二、如此更好,没有退路了,让我杀出条血/雪/金光大道吧!

      如来共勉,大家努力!温在,总有暖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分布于世间依然存活着的心爱子弟,知道这个信息是否仍然如当日信念一般向我飞奔聚合,但我仍坚信我所坚信的,不理误会,无视打击,鄙视讪笑,恭迎战役!谁能素手补天裂,谁是满座衣冠似雪,谁是一时多少豪杰,谁是争雄经纶手,谁无惧将军百战声名裂!

温瑞安:

图片说明:今晚为七月盂兰节,温大带领我们路邊拜祭父母及祭祖,摄影组拍下照片存念。

初心易得,始终难守

文:温凉玉

在此炎热的夏天,我们温派并不让炎热阻挡我们的路途,我们从鹏城出发,怎知,当时真的来了一只“天鸽”紧随我们后面,让我们怠慢不得,哈哈,温派有时候就是那么刺激、惊险。
我们已经有5次这样被困在机场了,延误时间像无底洞,永远不给你一个确定时间,随着听到其他深圳航班的取消,有些失落,可能去不了杭州与各路英雄会面了,爸爸叫我们联系各路人马,做最坏的打算,就算在这个时候,爸爸也是最冷静的,然后越甲三千就莫名其妙的把爸爸的行李箱按了一下,我们就花了半个小时开箱子,我们从111试到999,还用手机的针撬锁,大概是特工片看太多了,结果针还断了,特别鸣谢道具组五姐损伤了一根针,结果到了买这个箱子的店里(因为这个箱子就是在这个机场买的)结果服务员用了两秒开了箱子,我们目瞪口呆,灰常尴尬。就在我和爸爸和小飞去完厕所出来买了好多袋礼品,正要回去继续等候的时候,越甲三千着急的跑了过来,通知我们航班开始登机了!我们匆忙的跑了过去,结果大家都上机了以后,我才发现我的登机牌不见了,之后我跟越甲三千去补办,结果两个人跑两个地方,电话打不通,互相找不到人,还好最后补办完成了,都上了飞机,哈哈,温派现在就是那么刺激惊险。
杭州,群英荟萃,爸爸与我们侃侃而谈,从爸爸在台创办“神州诗社”,一群人为了理想,为了梦想,心中的梦,一腔热血,到处推广中国文化,在街头推广出版物,出版诗集,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一直以天天吃泡面吃到手脱皮,不怕别人嘲笑太儍,碰壁,但是却不可以泯灭掉一腔热血,一身傲骨,以是神州人为傲,能文能武,自己开武馆,不怕吃苦,坚持神州在,侠不灭!可是在这个晚上,一切一切,感觉毁于一旦!冤狱!
爸爸在牢里时,结果神州社快速瓦解,还有一些有良心的当家,用尽一切方法帮爸爸,但是真让人感到绝望,一切的一切,全部泯灭,但是爸爸在冤狱中,并不气馁,刻苦锻炼,帮助一个被屈的香港人掉在热水槽的肥皂,烫伤了自己的手臂及肩膊的位置,之后,这件事情引起了牢里的人注意,牢里的人知道了爸爸是谁后便非常尊敬爸爸,冲凉时让爸爸先。爸爸告诉我们一港星初签给了香港TVB,卻违规接拍了两部叫好不叫座的电影,因而给香港TVB封杀,没有出路,没有任何机会,那时那港星甚至失落到萌起自杀的念头,爸爸因一次会西帮那港星看了手掌及面相(爸爸有非常高的相学修为),跟那港星说他日定会大红大紫,且靡声国际,那港星绝不相信,还感谢温大哥这样安慰他,他说不懂英语,怎么会红到国际呢!?然而这港星后来真的红遍好莱坞,名扬国际。
导演张彻先生未逝世时,也曾亲写信给爸爸,说出一生最遗憾的是沒法拍成爸爸的作品,但张导演介绍他的爱徒吴宇森找爸爸,曾经红透电影圈的“英雄本色”,经典台词:“我没做大佬好耐”“我只想取回原本悉于我的”,这都是爸爸与吴宇森一起设定的台词,所以爸爸对电影文化影响至深,当爸爸在侃侃而谈的时候,我仿佛感觉,又回到神州社了呢,又仿佛看到当年围成一圈的神州人,感触至深.....
“初心易得,始终难守”

温瑞安:

首届“温瑞安杯”世界华文武侠微型小说大赛颁奖典礼 在杭州天翼文化举办

2017-08-29 温瑞安巨侠

       8月25日下午,首届“温瑞安杯”世界华文武侠微型小说大奖赛颁奖典礼在杭州天翼文化底楼举行。


首届“温瑞安杯”大赛由天翼阅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作家网主办。自2016年11月征稿以来,大赛共计收到了全国各省市,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瑞士、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尼,以及香港、澳门、台湾等十多个国家与地区的1000多篇作品。来自全国各地的十余位参赛者最终获得了大赛一、二、三等奖,网络人气奖和积极投稿奖。其中,来自北京的参赛者荒城凭借作品《连心诀》获得大赛一等奖并赢取了万元大奖。



温瑞安被称为“新武侠四大宗师”之一,成名于上个世纪70年代。如今,金庸封刀、梁羽生仙逝、古龙早夭,温瑞安成了新派武侠小说当之无愧的一面旗帜、领军人物。温瑞安除了名传遐迩的《四大名捕》系列外,还创作了八百多部作品,在世界各地出版2000多种版本,构造了一个热闹非凡而又创新独特的温氏武侠世界。


此次颁奖典礼,特邀到了温瑞安大师亲临现场,还邀请到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秘书长凌鼎年,中央新影集团微电影发展中心主任郑子,作家网总编赵智,《小小说选刊》《百花园》总编任晓燕、《微型小说选刊》执行主编张越,中国大众文学学会副会长张殿武,中国青年国际艺术交流中心影视文化委员会副秘书长邵丽、北京微电影产业协会副秘书长邵树彬,知名编剧、制片人刘冬梅,温瑞安团队成员等华人文化圈资深人士,加获奖作者约有70来人出席了这次活动。



天翼文化总经理肖伟致辞后,温瑞安、凌鼎年、郑子、赵智、任晓燕、张越、张殿武、华凯等嘉宾分别上台向获奖作者颁奖,并一一发言。获奖者代表荒城、敖萌、未建树、许仙、卓兮、倪以军、桂忠阳等也发表获奖感言。


会上,天翼文化旗下原创文学网站——阿尔法文学网正式聘请温瑞安为名誉顾问,肖伟向温瑞安颁发了聘书。温瑞安大师向天翼文化赠送了书法题词“其翼若垂天之云” ,表示对原创文学的支持。温瑞安还向凌鼎年者赠送了书法题词“凌绝顶,思华年。”



作为大赛主办方之一,天翼文化公司一直致力于国内原创网络文学新秀的培养。天翼文化公司总经理肖伟表示:公司旗下的阿尔法文学网不仅建立了线上线下结合的作者培训体系,还推出作者激励计划,通过筛选的优秀作品即可进入IP孵化流程。


现场,凌鼎年与天翼文化总经理助理华凯一起与亚洲微电影艺术节组委会、中央新影集团微电影频道联盟、中国微小说微电影创作联盟、北京微电影产业协会、作家网签约了拍摄武侠微电影系列。



由凌鼎年主编的大赛优秀作品选集《清风剑——“温瑞安杯”世界华文武侠微型小说大赛作品精选》一书精品迭出,让人期待。温瑞安先生为该书撰写了热情洋溢的推荐语。


主办方与温瑞安先生达成共识,武侠微型小说除了拍摄微电影,还有多种发展、合作的空间与可能,并将举办第二届、第三届,争取办成一个文化品牌。

此外,所有优秀参赛作品还将在天翼阅读app等平台进行展示。天翼阅读是国内领先的手机阅读客户端,目前拥有超35万册数字阅读内容,涵盖图书、杂志、漫画、资讯等海量正版作品,注册用户已经突破2.7亿。天翼阅读6.0客户端推出了喜阅、优阅、卓阅等会员体系,可以满足用户阅读出版书籍、连载书籍等不同的需求。天翼阅读将书籍进行人群细分,并将分类进行标签化,使用户找书更准确、更便捷。

 

                                        丁言

 

     

温瑞安大师在杭州天翼文化签到(2017年8月25日)


凌鼎年、温瑞安、肖伟在天翼文化(2017年8月25日于杭州)

 

任晓燕、凌鼎年、郑子、温瑞安、肖伟、张殿武、张越在天翼文化(2017年8月25日于杭州)

 

温瑞安向天翼文化总经理肖伟赠送书法题词“其翼若垂天之云”(2017年8月25日)

 

温瑞安大师向一等奖获得者荒城颁奖(2017年8月25日于杭州)


二等奖获得者未建树、敖萌



三等奖获得者王东、郭梦媛、卓兮、许仙、唐岿然、六月蕾、石上流、倪以军、柳拾意。

 

凌鼎年与赵智颁发网络人气奖与积极投稿奖

 

天翼文化公司总经理肖伟代表主办方致辞


温瑞安大侠在演讲中

 

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秘书长、中央新影集团中国微小说微电影创作联盟常务副主席凌鼎年颁奖后发言(2017年8月25日于杭州)

 


中央新影集团微电影发展中心主任、亚洲微电影艺术节组委会兼评委会执行副主席郑子颁奖后致辞(2017年8月25日于杭州天翼文化)

 


《小小说选刊》《百花园》总编任晓燕在颁奖会发言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副总编、《微型小说选刊》执行主编张越在颁奖会发言

 

作家网总编、中国书画新闻网总编赵智在颁奖后发言


中国大众文学学会副会长、蒲松龄散文奖评委会主任张殿武在颁奖后发言

 

北京微电影产业协会副秘书长邵树彬在发言

 

邵树彬、赵智、凌鼎年、华凯签约拍摄武侠微电影系列。郑子、任晓燕、温瑞安、肖伟、张殿武、张越站在后排见证(2017年8月25日)

 

邵树彬与凌鼎年,赵智与华凯签约后交换文本,互相握手(2017年8月25日于杭州天翼文化)

 

签约文本

 

肖伟向温瑞安大师颁发阿尔法文学网荣誉顾问聘书。




邵树彬、凌鼎年、赵智、任晓燕、温瑞安、郑子合影于杭州天翼文化(2017年8月25日)



肖伟总经理向郑子、任晓燕、赵智、凌鼎年、张越等嘉宾介绍天翼文化

 

温瑞安、肖伟、任晓燕、张越、桂忠阳在天翼文化底楼大厅



温瑞安大师亲笔题写的书法作品“凌绝顶,思华年”赠送给凌鼎年

(2016年8月25日于杭州天翼文化)



肖伟与凌鼎年(2017年8月25日于杭州天翼文化)

 

肖伟与郑子握手,预示强强联手,合作双赢(2015年8月25日与杭州天翼文化)

 

肖伟与赵智交换名片(2015年8月25日与杭州天翼文化)



张越与温瑞安握手留影,亲密无间(2017年8月25日)

 

温瑞安与天翼文化员工嗨到无拘无束(2017年8月25日)



温瑞安一家子与前来欢迎的温迷融成一体(2017年8月25日)

 

温瑞安与大儿子温凉玉与小儿子温挽飞(2017年8月25日于杭州天翼文化)

 

首届“温瑞安杯”世界华文武侠微型小说大赛获奖名单

 

一等奖:

荒 城《连心诀》

 

二等奖:

敖 萌《重逢》

未建树《毒蜂针》

陈 婧《雪梅》

 

三等奖:

王 东《残阳如血》

郭梦媛《梅花镖》

青衫殿《复仇》

唐岿然《神剑》

乔 迁《一指笑》

石上流《追杀》

许 仙《南宋第一杀手》

卓 兮《茶·剑道》

倪以军《密杀令》

六月蕾《此处招归舟》

邴继福《血溅胭脂沟》

柳拾意《守墓》

 

网络人气奖:夏姬姑娘《慕城暮》

积极投稿奖:桂忠阳《红衣塔》